没什么想说,却好像应该说说,能说什么呢?

说日月将到另一段落,还在摸索,好像阔绰,其实挥霍,难过的挥霍,到最后也只能对空气说:来,我们拼过。

说房里满地碎片,有软的硬的圆的尖的柔的刺的,脚肉被温柔割破,可不觉疼,好像不是你的,轮椅准备着,你要用吗?

说其实是游戏,大家都在继续,有规矩才有游戏,似乎是个道理,你未必理,也未必理你。要不玩吗?闭上眼睛咯。

我只是在胡说。呵呵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iakai 的頭像
jiakai

JK陳家凱

jiak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